盐边县 宜川县 江安县 云梦县 江津市 遵义县 沙坪坝区 本溪市 霍州市 清丰县 平和县 长宁区 宝坻区 青州市 彭州市 宁津县
平湖市 红安县 龙游县 鄂尔多斯市 镶黄旗 习水县 四平市 金沙县 饶阳县 桐柏县 甘洛县 托克逊县 独山县 特克斯县 庆元县 政和县 谷城县 襄樊市 青阳县 鞍山市 迁安市 巫山县

别再自以为是地误解“诗和远方”追忆三毛

2017-04-27 08:33 来源: 腾讯文化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花上枯骨温厚

治法松驰栏上

  4月20日,首届“三毛散文奖”颁奖典礼在三毛故里浙江定海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叶辛等文坛领袖,以及三毛的姐姐陈田心、弟弟陈杰等嘉宾出席了典礼。

  据主办方介绍,首届“三毛散文奖”共收到参评作品590件,包括散文集229部、单篇散文361篇,参评作者来自中国大陆、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地区,美国、俄罗斯、加拿大、西班牙、澳大利亚、荷兰、奥地利、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家,影响力超乎想象。举办方舟山定海区委区政府表示,希望借助本次颁奖典礼,用作品追寻三毛,并向三毛致敬。

  一位已经离开人世26年之久的女作家,为何还能有如此热度?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我的故乡在远方”:三毛看透了“诗和远方”

  三毛最为人们熟知的作品,大概是《橄榄树》,这首经典民谣诞生于38年前,词曲浑然天成,意境悠远,把“流浪”、“远方”和“故乡”唱进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心里。38年后,“诗和远方”成为一种主义,我们把它作为抵御或逃避现实的精神核武器,进而把它传为一句口号。

  听起来很时髦,其实这句口号的内涵并不饱满,我们想象中的“诗和远方”的意境,并不比这首38年前的《橄榄树》更宽广、更美好。常把“诗和远方”挂在嘴边的人,可能也并不具备接受和吸收诗意的能力,而《橄榄树》本身就是一首“关于远方的诗”。

  当我们念叨“诗和远方”时,我们心里所想的“远方”是哪里?多远才算是远方?在空间维度上,三毛是最有资格谈论“远方”的:祖籍浙江定海,在重庆出生,在台湾长大,后来游学西班牙、德国、美国,并在非洲撒哈拉沙漠结婚定居,写出代表作《撒哈拉的故事》……然而,踏遍亚非欧后,三毛却说:“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在这里,三毛把 “流浪”视为一个贬义词,一个人脚下尽管流浪,但“心”得有个栖息之所,不能漂泊无根。

  在先天层面,一个人的“根”可以是故乡。1989年4月,46岁的三毛回到故乡定海小沙祖居寻根祭祖,她骑着自行车快乐地穿梭在田野上,还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小沙女。离别时,她带走了家乡的一瓶土、一瓶水和一只花篮,深深地把“根”埋进自己的心里。“故乡在远方”,她从远方流浪向另一个远方,远方是她的命运,比口号中的“远方”真实得多,也沉重得多。

  在后天层面,一个人的“根”大概是他的生活态度。诗+生活=诗意地栖居,这是哲学上的一个著名论断。“人,诗意地栖居”,19世纪德国浪漫主义诗人荷尔德林写了这么一首诗,后经20世纪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创始人海德格尔阐释,具备了深刻的内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海德格尔说:“如果生活全然是劳累,那么人仰望而问:我仍然愿意存在吗?”他认为,人唯有艺术化和诗意化地审视和应对人生,才能抵御生活的无趣和刻板。怎样才算“诗意”?三毛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与海德格尔出奇地相似。

  三毛尖锐地指出:“我们不肯探索自己本身的价值,我们过分看重他人在自己生命里的参与,于是,孤独不再美好,失去了他人,我们惶惑不安。”

  海德格尔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则可以概括为:不被外界的喧嚣纷扰所困,以“我”为主,让“我”周围的世界因“我”而变得诗意盎然。由此可以推出海德格尔存在主义哲学的核心思想:个体就是世界的存在。

  1989年,三毛在定海探亲。

  三毛最富有的,恰恰是我们最缺的

  流浪,思考,写作——丰富的阅历,和对生活天才般的洞察领悟能力,让三毛成为那个时代最杰出的“金句专家”,她的金句绝非俗气的心灵鸡汤,而是“诗意栖居”的产物。

  对于人生,她说:“我们30岁的时候悲伤20岁已经不再回来;50岁的年纪怀念30岁的生日多么美好。当我们99岁的时候,想到这一生的岁月如此安然度过,可能快乐地如同一个没被抓到的贼一般,嘿嘿偷笑。”

  对于爱情,她说:“爱情如果不落到穿衣、吃饭、睡觉、数钱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会长久的。真正的爱情,就是不紧张,就是可以在他面前无所顾忌地打嗝、放屁、挖耳朵、流鼻涕。真正爱你的人,就是你可以不洗脸、不梳头、不化妆见到的那个人。”

  你看,幼稚的“诗和远方”主义者又被“打脸”了,三毛认为爱情跟“数钱”密不可分,否则“不会长久”。“爱情就是不紧张”——生活资金当然也不能紧张。

  三毛的作品和精神世界中最富有的,是对生活真相的忠实,实事求是,不媚俗也不矫情,不苟且也不故作清高。这是一种负责任的生活态度,是一种高超的生活智慧,一个人得是诗人,又不活在假象或假想中,才能如此美好地“诗意栖居”。读三毛的作品,有助于我们提高“诗意栖居”的能力;而我们纪念三毛,恰恰是因为这种能力是常人难以具备的,而今人尤其欠缺。

  在物质和精神、现实和理想之间,难道只有“头破血流”这一种可能吗?——三毛用她一生的思考和实践给出了否定回答。

 

责编:张晋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